老家有个老街坊,猝死于河边洗衣时,据说此人去算命,活不过七十岁,提前一年过七十岁生日,结果……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我外公身上,所以说逆天改命不可取,提前过生日还有提前去世的风险。当然此时又不能装叉说时间是地球上的东西忘记年龄不过生日挂张难得糊涂在墙上糊涂过日子得了。

反反事实认定 反女子防狼

收到《一念无明》的启发,对待有些人的看法不一定要按自己的“主观惯性”去判断,比如看待“闪存记忆”的人,比如看到“把不回信息的责任推给电信运营商”,他们有他们的人生轨道,处事方法,人际关系。这一切的问题,都不成问题。

正如《喜剧之王》尹天仇说,一个人受到精神观能的强烈刺激,就不会有反应了。有的人以前精神上受过强烈刺激经常恍惚,导致许多异于常人的行为,也就能理解了。

以上啰哩啰嗦那么多,在旁人看来无非就是简明粗暴几个字可以说清的意思——“那人有神经病”。

《一念无明》,续《树大招风》之后又值得回味的香港电影。底层教育子女的那一句“努力读书向上流动”在今天依然响亮,又标榜“钱生钱才有出路卖力气没前途”,那究竟是努力读书,还是努力骗钱,能不能明确一点不要那么摇摆不定,像福州女那样困顿或释然。那种一句话说完就像放屁一样过往云烟的不负责任,就像郑智化唱的“不负责任的誓言,年少轻狂的我”,那样不负责任。

边际效用递增大法

买了一些别人看起来是负担累赘淘汰的二手货,总价不如RK发的生日券吃一顿海鲜大餐。音箱效果居然有实质飞跃,350W的夏新制造功放,本想替换原来老雅马哈,但搞来搞去低音是硬伤,结果歪打正着把客厅落地箱推出了奇妙的感觉。然后延伸出许多七七八八的东西,比如让快递小哥一脸疑惑的“现在还有人搞DVD?”的先锋dvd,主要看中sacd的功能,像尝试一下192khz的采样率,这样就不会被RK股东喷CD采样率就是垃圾蓝牙就是渣,结果该机型不能读刻录盘。那么多年了,音频领域的技术没有随半导体行业的崛起而提升,体积和功耗丝毫不妥协,还是坚守着越大越好做的原则,就像做女人一样。还用着那些老掉牙的电路技术,在胆机领域真空管价格坚挺,依旧在烧友中有市场价,而非淘汰垃圾价。那些随着分辨率提高而升级的产品,什么vcd,dvd,蓝光,小尺寸和低分辨率电视显示器,都成为历史,卖出几十块的垃圾价。也许唯一被人买的理由是,兼容CD播放功能。这个三十几年前的功能,让超20年历史的纯CD机二手价,超DVD和蓝光机的价格,让人感慨烧友的非理性。

吃老本的马兰士,靠着一招鲜吃到现在,让追随者就像苹果店门口排队的粉丝那样疯狂。98年复刻50年代的功放,香港人的先知先觉,2000收入现在叫价188888,让人觉得一辈子靠收几个功放就能过下去,更让嫩妹摸不着头脑,不就是一些淘汰的集成电路加个金属壳吗。也许在消费领域,美国人总是可以搞出几家这种具有文艺气息的公司,把消费品搞成收藏品。

细节常在内裤里

marantz果然名不虚传,入门级都有不同功效,高音和细节控制比其他的牌子和烧友自制都强,如果专业一点就要说成“高音细腻音场强动态平衡控制好”,让硬躺一天更成为现实。

极限距离

七搞八搞,没想到多年前的jb烂西吧不烂推出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就像韩寒在同学聚会时突然发现其实班上有几个女同学还挺正的。又无意间发现sacd的超高采样率,更神奇的是有几张正版张学友dsd在那里吃灰,不知道再搞一搞能不能搞出所谓空气感。又想起多年前第一次买音箱时听到的那句话,全身细胞在听。确实,耳朵听不见的频率,其他细胞听得见。

当然,此时还是会被人鄙视无损就是伪命题放弃蓝牙吧放弃CD吧。又不能反驳这些东西就像快餐和正餐和年夜饭的存在一样,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看需求。

『直接比特流数字』,它是Sony与Philips在1996年宣布共同发展的高解析数字音响规格, DSD新技术与DVD的音响技术指针竞争,用1bit比特流的方式取样,采样率2.8224MHz(CD 44.1kHz取样的64倍)的高取样方式,直接把模拟音乐讯号波形以脉冲方式转变为数字讯号,以将近四倍于CD的空间,储存音乐,因此可以提供更为优秀的声音效果,由于取样次数高,所以取样过的波形很圆顺,比较接近原来的模拟波形。再者由于不采用多位,省去位转换程序,降低了因为数字滤波而可能产生的失真与噪声。还有,由于不像多位系统般容易(位愈高就愈容易)受到电源或外部干扰的影响,因此理论上质量会比较稳定。当前的SACD player,兼容性,无论您是DSD支持者或是传统CD的拥护者,都将是双赢的局面。

SACD(Super Audio CD)是新一代数码音响规格,以超高速取样(2.8224MHz,为CD的64倍)声音以0和1连续的量子化,可听频域的动态范围约为120dB,可能收录频域约1000kHz,结合了传统模拟的温暖及超高的分辨率,Chesky独家呈现的96k/24bit技术高水平音效,绝对让重视音响效果的您,有超值的视听感受。 SACD多声道的音质包含了6个独立的音轨,每一个音轨都可以读到没有经过任何压缩而完整的DSD规格(Full DSD Bit Rate),也就是说,您的每一支喇叭都可以听到立体环绕的效果(一般的DVD由于经过压缩,所以仅能听到96K/24Bit的音质)。

时间的面前 人民的名义

听闻过去有人为了一块手表吃屎,那人打赌输了不甘心说我再吃一泡屎你把表还我,就这样两人都吃了屎,最后谁也不甘心扭打起来。最后找到厂领导评理,两人都被处分。

又听闻以前买台夏普电子管要1600,相对购买力和人均所得来说,比得上现在花百万去买一台电视。

还无意看到老视频,说旧社会有个人因为欠了另一个人一头猪,最后还不起把女儿抵给他了。

那么时间轴拉长来看这些事情,人对于物质的执着,很难长久,不像对罗的执着比永远多一天。这些东西在现在看来,都成为可有可无的东西,在那个年代是身份的象征。就像“我们为什么需要Office”的提问一样,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手表、一台15寸电子管,一只猪,可以为了它们吃屎、掏空积蓄、抵儿卖女。

你可以选择游戏 却不能选择特定的结局

以前跨省搬家时,感慨费了那么长时间和精力,把音箱带回他的出生地,好像为中国物流业做了不少贡献。今天同样的感觉,从上海来哥们手里淘的老功放,居然是夏新制造。想起那年在体育路留下的精斑,仿佛就在昨天,不免感慨世界之小。在这些小众领域,搞来搞去就那么几个厂商,那些垄断巨头霸占着金字塔顶端,就像RK在半导体的霸主位置,无人可取代。

比爱罗更爱罗

量子力学,比虚更虚,比飘更飘,高喊了多少次太飘,比跳大神更难接受。因为上帝无迹可寻,孙悟空玉皇大帝不知道在哪个纬度,而波函数却有迹可循,在这些推翻价值观的东西残酷展示出来,你还能不相信什么。引用那句结束语,同样又是引用莎士比亚的话来形容这种感觉,再合适不过了——霍旭拉,天地间的许多事情,要比你梦想的哲学更丰富。

前前后后 攻受兼备

受胆机老板一句话的启发——手机信号微弱不适合胆机,觉得要解决无线信号没有CD猛的出路,是增加前级的功率。不出所料,和wifi音乐接收器组合一下,发挥出了很奇妙的功效。

薛定谔的内裤

把以前想扔掉的睡裤缝了一下,恢复后觉得还能再战几年。突然想起了yuzc在赖春晖面前裤裆裂开余秀香也在场的事件,尴尬之态何其类似,只不过这条大短裤后面裂开,让人浮想更多。

用大秦的铁骑 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

昨天重温一遍没有咳嗽声的《英雄》,感觉挺好。许是因为当初买了太多次都是电影院偷拍的盗版VCD,又很难下到清晰一点的rmvb,导致后来报复性心态买了正版DVD。今天依然可读,音效也不错,可见那个年代的制作工艺不错。学生时代,99年前后,在卓越网和故事会背面的邮购目录上买了很多正版软件,似乎了培养收集的瘾,这种瘾在04-05年复发。后来这种行为被老女人喷脑袋有问题,明明小店有大把5块盗版不买,还花几十去买那些包装盒。其实她不懂那种一大盒一大盒拆箱的喜悦,是很难言喻的,似乎今天回想起来还别有一番风味。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丢在风里

2003年在那西晒炼狱办公室,我听着女神推荐的“爱要坦荡荡”,面对一片迷茫的未来,从没想过该怎么办。对那个场景印象深刻,对那首歌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今天用发烧线加信号放大器加无损音源重听重听一次,并没有当初那种感觉,可能是音效太好回忆不起来那种感觉。2012年,我对她提起此事,她说,我忘记了,没有这件事。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过了几天,她模糊带过好像有这件事。

这就像她说,我忘了你是否给我写过信,因为当时好像有好几个人给她写,没太注意是谁。而相对我当时鼓起勇气写信寄出前请教道行高的情书高手外加苦练字体以博印象分这种幕后苦工来说,她的“像垃圾一样扔在不知道哪里”的态度,是一种信息毫不对等的状态。

这句话有一半击中了《同桌的你》的歌词——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

你要的是一张饭票 我要的是一个子宫

前几天在一个节目里听到主持人说道过去生活的一些细节,他前女友的那些美式价值观,具有独立人格的价值观和处事方式,又击中我骨髓深处那种不可言喻的痛。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从那个社会做过什么亏心事,这辈子在假大空的社会经受炼狱折磨。一切问题的根本,在于首先你得是一个人,不是妈宝不是家长制下的提线木偶不是闺密党的附属品不是说一套做一套不是隔天翻脸不认人的闪存记忆体。我们离那种社会结构太遥远,也许永远不会往那个方向走。什么民主自由法治公平,你他妈都不放弃卖子收金的权利,还想靠卖嘴皮子坐等共产党平白无故放弃政权,然后什么好事都天上掉下来,这不是扯屁的事吗。

听他说完那些生活细节,脑中对应出现的是一次在浦东机场巴士上一个独自背包的鬼妹的背影,当然这和2002年罗的高冷背影毫无关联,那一个瞬间,我的感受和他的描述是如此一致,首先,你得是一个人。

我总是假设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但经过观察发现,很多人的选择源自他人的建议,而他人建议的来源往往很粗糙,并没有量身定做或独立判断,经验的来源也并非自己的经历。从事实的角度看,被动式选择也是一种选择,由此衍生出的时间轴加事件,可看做是意识对物理世界的影响,不管这种意识是主观还是无意识的,很多事并非当事人本意,但他确实在沿着最初那个起点在发生着。

有些事,不能多看多听多了解,否则会痛不欲生。